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0086》杂志

一往无前的惟一力量是热爱你所做的一切

 
 
 

日志

 
 

尔冬强:我是个摄影师,靠照片吃饭,靠照片生活  

2010-05-06 17:44:51|  分类: 最上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尔冬强:我是个摄影师,靠照片吃饭,靠照片生活

 /吴丽 筱雅 照片由被访者提供

 尔冬强,从事专业摄影20多年,以捕捉和记录文化变迁见长,曾任记者和编辑,是中国最早具有独立精神的自由摄影家,足迹遍布中国各省和世界各地,为这个多变的时代拍摄了大量的视觉文献,并独立出版《最后一瞥》、《上海装饰艺术派》等画册数十本。长期以来致力于上海史、中国近代史、西域史、欧亚草原史和南洋史的摄影考察与学术研究,在专题摄影和建筑摄影的领域成就突出,曾获美国建筑师协会等专业机构颁发的奖项,被西方媒体称为学者型摄影家。尔冬强的摄影成就曾被美国《时代周刊》等西方主流媒体多次报道。目前,尔冬强正在进行丝绸之路沿线各个国家以及中俄之间茶叶之路的视觉文献拍摄计划和相关学术研究。

 

您的人生很传奇,从体制内出来,后来一直去旅行,包括您对上海装艺术突出的贡献…… 

传奇谈不上,我本身做记者出身,对这个世界比较好奇。我做记者的时候中国还没有开放,我一开始做自由撰稿,为外国的杂志工作。当时中国没开放,外国的记者比较少进入中国,特别是摄影记者。安东尼奥尼事件以后,西方摄影记者比较难进入中国。中国体制内的记者,比如新华社的,也不会主动向国外投稿,那时候海外关系本身就比较敏感,如果你稿子寄到国外去,搞得不好就说你里通外国,特务啊这些帽子都有可能扣到你头上。

我是因为父亲在文革时去世,没人管我,我当时20多岁,年轻不懂事,胆子也比较大,就往国外投稿,加上有一些亲戚在国外,我比较早就与国外有这么一种联系。当时有关上海、有关中国中国的稿子在国外很稀缺,所以我投出去的稿子没有退稿的,尽管作为一个年轻人来讲,写稿和拍照的水平不是很高,但是国外看不到这样的稿子,很稀罕,他们也会说:“这稿子还缺点什么,你再补一点。或者是稿子这样写,角度还不够,能不能再补充点。”这样慢慢完善,等于是海外这些一流编辑在帮助我提高,通过这种投稿的过程,我自己也是不断地提高,这是一,第二是稿费在国内来说还是很高的,我直接拿的是美金,所以钱的问题我没有去专门追过,很早我就解决了工作资金的问题,可以做各种不同的题目。我做的题目跟一般的摄影记者不一样,想比较有深度,除了拍摄这个房子之外还会想这个房子背后的故事和历史这一系列的事情。

 

对建筑的兴趣是从那时开始的吗?

 从那时就开始了。我年轻时候看到的上海跟1949年前的上海没什么变化,从1949年到改革开放这段时间上海的物理景观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发展变化,可能在周边的地方建了一些工人新村,除此之外没有建过什么新房子。那个时候的街道、景象可以讲是城市的完整的旧貌。后来开始有一些变化,当然这些变化不一定是拆房子,一开始经济有所发展,开了些商店,或者原来的商店重新做个招牌、重新装修……这种变化对建筑本身可能也是一种和谐,我比较着急,就想把这些原汁原味的东西拍下来,我在80年代比较系统地在八十年代把上海的原貌比较完整地拍了下来,我把它称为“视觉文献”。照片可以作为艺术品,我在泰康路把照片作品艺术品销售,让他们进入人们收藏的视野。

“视觉文献”是我这些年来推动的事情,照片本身有记录功能,还有文献功能,还有历史价值,我做摄影师的这二三十年来是中国发生剧变的时代,我比较庆幸能够把这些东西拍下来。当然也不仅仅是上海,还有中国近代通商口岸、中国教会学校、教堂,包括中国老银行、老邮局、老海关……这些都是涉及全国的,还有鸦片战争以后近代城市的变迁,这个纪录我做了大量的工作。

 当然照片还可以作为艺术品销售,我在泰康路的工作室把照片作品作为艺术品销售,让它们进入人们收藏的视野。现在泰康路整条街都是卖照片的影廊。

 

当时都是给外国拍的吗?还是自己系统地记录?

 我一开始都是给国外的,像你这个年龄20多岁的时候,我多的时候做十三份工作,不是单单给一家杂志工作,十三家杂志都有底薪,我稿子发了以后另外还有稿费,比如今天我拿到稿费了,我就去拍照,可能拍上海,也可能拍别的城市,拍完回来就发稿,发稿的同时前一次稿子的钱也来了,我可以不停地跑。

 

您向外国投稿时,已经辞职了吗?

 没有,我当时还做自由撰稿,后来因为拍上海拍得比较多,工作方面考虑可以跟这个城市有更密切的关系。《上海画报》当时在招聘,我就去应聘,后来去做记者,在这然后做了十年的记者和责任编辑,然后又辞职。

 

为什么要辞职?

 工作方面尽管不坐班,但还不是太方便,如果去外地要请假。

 

您拍照的大致内容能介绍一下么?

我拍照的题目主要分三部分,一个是我比较关注中国民间艺术,中国乡土文化、中国民间艺术、传统问题,我把全中国各地都跑过一遍,也出过很多书,像《中国民间艺术》、《江南古镇》,大概十多本,一部分在大陆出的,还有一部分是在台湾出的。第二块是中国近代城市的历史,包括持续不断的对上海的关注。还有一块是做的丝绸之路。

 

现在全部都走完丝绸之路了吗?

 还没有,走完是没有意义的,你开个车子一个国家一个国家也很快走完,关键是工作,工作需要的话一个国家有可能去几次,现在已经走过好多国家了,境内的地方大部分都去过。

 

 

听说您光安徽就去了二十多遍。

 

去二十多遍也未必能把工作做好,因为前面的十几次是年轻的时候去的,太年轻知识准备不够,很困难。

 

这两块东西彼此之间还是有联系的,中国近代的通商口岸、鸦片战争以后这一系列的书其实反映的是鸦片战争以后中外关系的历史,丝绸之路其实是古代中外关系史,而上海史和通商口岸的题目其实是近代中外关系史,历史这两个题目还是有关联的。

 

是通过什么途径准备这些知识的?

基本上是自己摸索、找资料、看书,带着这种兴趣去把工作展开。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刚才来的这个是吐鲁番学院的院长,他们跟上海的古籍出版社校对一本书,光吐鲁番研究院今年就发了三个邀请,有三个考古方面的活动要我去参加,三个我不一定都参加,但我会选一两个参加,有的是关于探索考古的,两百年前古籍上记载了有人走过,现在没有人走,所以他们想组织这样的探险。前段时间去了两次匈牙利,一个题目是关于斯坦因走丝绸之路,到匈牙利科学院图书馆去找斯坦因的档案。

另一个题目是找匈牙利建筑师还有一个我最近做的是找上海的历史,一个叫邬达克的建筑师资料邬达克解放前在上海发展,在上海留下了几十栋建筑,我把他在上海的房子都拍了,都研究了,但是有关这个人的生平,他一系列的情况我不清楚,文字的记载说他是从匈牙利过来的,我就过去找。找到他的母校,他在匈牙利科技大学念书等等情况。他真正的家乡在现在的斯洛伐克,在奥匈帝国时期那是一个国家,现在分成两个国家了,我就跑到斯洛伐克去,到他的家乡,看了他的故居、他生活的城市,还有他家族的墓地。

 

您的研究工程量挺大的,从一个建筑研究到背后的人,整个他一生的轨迹都要梳理出来。

有时候去一个地方也不是专门去,有的还有另外的题目,匈牙利我有几个题目,斯坦因是一个题目,我每天去图书馆找他的资料;邬达克是一个题目,另外他们的艺术节、民间艺术做得也很好,跟早期民间艺术的感觉差不多,除此之外布达佩斯还有很多宏伟的建筑,我从建筑学角度去拍这个城市。回来的话就像我做自由撰稿一样,我能发五六种不同的稿子给不同的杂志。早期做记者,一个专题几十页,做到一定程度、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仅仅是给杂志做是不满足的,因为每份杂志口味、角度、要求都不一样,如果你研究得很深入,我的经验是另外准备自己的题目,除了给杂志做以外,我还自己出版书,所以我现在有了几十本书,这些书早期都是给杂志发稿,慢慢积累的,比如一篇专栏,民国时期的建筑师,每期介绍一个,或者解放前活跃在上海的外国建筑师,坚持一年下来就很多稿子了。

 

您在香港注册了中国通出版社,这个出版社主要是做自己的研究出版吗?

是的,当然也出一部分外国中国通的回忆录。出版社的话,找到自己的读者群很重要,1949年以前的这些中国通,他们离开了大陆,去了世界各地,这批中国通是我的基本读者,在我的电脑里有三万多个。另外我还在做口述史,比如说上海解放前的美国学校,我在全世界各地找到八十几个老人,逐个做口述历史,特别是他们有时候有聚会,我就飞过去,一次性采访几十个人。

 

感觉您的经历挺多的。

 也不是多,我这个工作连续做了三十年,而这三十年我又很勤奋。

 

 

经过这几十年的积累,您的身份也有很多,像记者、民俗研究者、摄影家……能不能给自己的身份做个定义?

总体来讲我是个摄影师,靠照片吃饭,靠照片生活,我带着照相机走遍世界,就这么简单。最本质还是摄影师,所有的一切都跟摄影有关。很多中国的摄影师陶醉在自我的感觉里面,拍山川、拍日落,抒发一种内心的情感,很个人的状态。我不一样,摄影对我来讲,像一个工具,我可以用它来做很多很多事情,拍物、拍人、拍事、拍很多东西都可以然后加以研究

 

您说过“摄影和行走都是手段,对历史局部的梳理才是意义。”

 

不记得了。

 

 

您对上海老建筑的消失很痛心疾首。

可以举个例子,我最近在做的工作比较多的是口述历史,一块是解放前的上海美国学校,以前在衡山路上,这些美国学校的学生现在都八九十岁,有的也近百岁了,我在采访他们过去在上海生活的经历,他的父母、祖辈可能早就来了上海,都做些什么,怎么在上海发家。他当时可能当时是小时候,他看到的上海是什么样的。然后把他们家族的老照片、老资料挖掘出来,以后可能会出一本书,或者拍成纪录片,我已经找到八十多个老人,现在还在寻找。

另外一个题目是在郊区的古镇朱家角,我也在做口述史,做一百零八个茶客,我在古镇上找了一百零八个老人,这些老人都是以前在古镇上三百六十行从事不同职业的人,我很深入地去采访每一个人,有的人解放前还在浴室里给人搓背,有的开茶馆,有的做铜、铁匠。书名就叫《尔冬强和108个茶客》。

 

您保留了一个时代的记忆,为后代留下了珍贵的资料。

古镇在这二三十年里发生了剧变,古镇上人的生活已经抽空了,现在变旅游区了,卖的是旅游纪念品,跟古镇上人的个人生活没有什么太大关系,留下来就是纯做生意的人,古镇的安静已经被打破了,我要把这些东西从历史文献角度整理出来。

 

建筑不再是建筑,它凝结了城市的文化,上海变化挺大的,现在的上海还有没有比较原生态的值得看的东西?

还是有很多,上海毕竟是大城市,解放前这个城市曾经有过租界,美的公共租界、法租界还有我们政府的华界,等于是三个国家政府在管这个城市,所以这个城市管理的经验很丰富。而且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有过经济腾飞的时期,城市扩张很,城市建筑的总量非常可观,尽管拆了很多,但还是保留了不少东西。

 

有私家珍藏的去处吗?

法租界区域有很多老的地方,比方说花园饭店下面的裙房,以前是上海法国总会,法国俱乐部。沿着这个地方,花园饭店对面是老的锦江饭店,解放前是比较豪华的酒店,也是公寓,有钱人住在这个地方,出门就是霞飞路——现在的淮海路。淮海路变化比较大,即便是这样,它还是有老的东西,像国泰电影院,在茂名路与淮海路的交叉口是装饰艺术风格的老房子。往东面走到思南路,有很多法国式的别墅,比如孙中山故居,南边还有很多老别墅,最近他们刚刚把人走,重新装修了。世博会期间可能会接待一些外国国家元首,世博会之后会租给大型的、世界500强企业。

 

在您脑子里,对上海的每个角落都很熟悉,像活地图一样。

 应该这样讲,年轻我拿着1/500的地图,一条路一条路地拍,后来我做不同的题目,比方做上海老银行,又要去跑一遍,除了拍银行大楼之外,那些老银行家住的地方也要拍,他们分散在上海不同的区域,你又要跑。比如上海法租界的书,法租界前后一共做了三本书,每次都深入挖,基本上每栋房子都要去研究。现在随着世博会临近,媒体采访又很多,差不多每天都有,占用很多时间。

 

以前您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外地,现在也是这种状态吗?

 是的,很多题目都穿插在做。20102000年以后我关注的东西不一样了,以前我是围绕建筑来展开,现在我更多的是围绕人来展开。

 

你建议上海申办世界的art deco的大会,谈到迈阿密,这种装饰派的建筑保护得很好,现在上海这类建筑还多吗?

 蛮多的,前不久的大光明电影院,政府花了一亿多修一个电影院,现在政府开始关心这些建筑。装饰艺术这个东西风格现在人们还不怎么敏感,海外比较关注,我出了一本上海和迈阿密两个城市建筑比较的画册。

 

您之前有个民居,藏有很多藏品,他们叫“尔冬强博物馆”,后来被拆掉了吗?

拆掉了,我在这个城市的四个房子都被拆掉了,最早我的工作室在富民路,我做自由撰稿的时候喜欢在那里,我有一个很大的信箱,有杂志、稿子都投在里面,后来被拆掉了。在那个年代居住条件不太好的情况下,我有一个自己的工作室是很重要的,当然现在改善多了就不成问题。那个时候年轻人有个独立思考的空间,很重要,你可以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东西可以慢慢形成。拆掉后就搬家,搬了几次家,我在青浦有个尔冬强民间艺术博物馆,也被拆掉了。现在搬到更远的地方,在金泽,越搬越远了。

有些事情蛮有意思,最早我们拍南北高架,上海为了建南北高架拆了很多房子,这些老房子拆后里面的老东西拿到街上去卖,我在那里采访拍摄,看到一个壁炉我就买回来,很便宜的。把这个壁炉装到青浦的工作室就搬到里面后来青浦的工作室被拆了,我把这个壁炉装到了泰康路搬到这里来,房子拆掉了,这些东西移来移去有一种颠沛流离的感觉,很好玩

 

您说四十岁之前走遍全国,四十岁以后周游世界,全国是都走遍了吧?

是的,周游世界也差不多做到了。

 

您在《来自柏林的书简》中说:我一直是个大中国主义者,推广和传播中国文化是此生最大的追求目标。您能解释一下什么叫大中国主义者吗?

大中国主义者,不完全是汉文化,还包括少数民族的。以前很多东西,我们往北到蒙古,到俄罗斯,你可以看到大量中国文化的遗存,中国的关帝庙,在草原里能看到中国的石碑,刻着中文。古代时候国家的概念并不是很强,边沿的划分那是近代的事情。以前是部落、族群,成吉思汗的族群厉害了就扩到欧洲去了。

 

中国文化要走向世界应该找一个契合点,您觉得这个契合点您找到了吗?

这不是一个人可以解决的问题,需要有一批有思想的人,大家共同去思考这个问题,大家共同去摸索。我选择这个作为视觉影像这一块,这个作为契合点还是比较好的,不管什么国家、什么文化背景,图像还是比较容易去理解,文字会有误读。你的建筑是美的,你衣服的纹样是美的,换一种语言的人也能看懂,比文字的解读要更形象、更易懂。

 

您说过比较羡慕古代人精致、优雅的生活,您理想中是怎么过?

我现在也没空,虽然我在郊区有一个明朝的房子,现在修得也蛮好,但这还达不到我想要的深入的感受。当然我不是说一个房子你怎么去享受,我现在有个想法就是如果我有时间,我可能会按照古籍里记载的中国人造房子的方法造一遍,房子冬天保暖的问题怎么解决,夏天避暑的问题怎么解决,古代的文献里面有很详细的记载。如果有时间,我会在一块空地上按照古代记载的方法去复原,享受建造的这个过程,然后充分地去体会古代中国人对人跟建筑的关系思考,在这个过程中去感受前人的智慧当时的状况

 

 

 

  评论这张
 
阅读(17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