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0086》杂志

一往无前的惟一力量是热爱你所做的一切

 
 
 

日志

 
 

魔鬼夜访张发财先生  

2010-06-08 15:15:41|  分类: 奇境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魔鬼夜访张发财先生 - 0086杂志 - 《0086》杂志
 

中国有什么不奇怪的吗?

——魔鬼夜访张发财先生

 悍客.

 张发财,男;1977年生于东北,双鱼座B型血;做平面设计,写博客;长期免费给“杜蕾斯”等避孕产品做飞机稿广告设计,每天写从春秋战国到清末民初的历史八卦。以创意设计闻名,以八卦文字风行。偶尔抽空给朋友设计名片,北京文艺圈的个性名片大都出自他手。以历史八卦整理成书的《一个都不正经》将于近期面市。耕耘于“有食堂”(http://www.zhangfacai.com/),唠叨于微博(http://t.sina.com.cn/zhangfacai)。

 

“论理你跟我早该彼此认识了,”他拉过最近门口的凳子就要坐下:“我就是魔鬼,你曾经受我的引诱和试探。”

“哦,你是撒旦还是大马猴?”张发财继续收拾手里的设计稿子,不看魔鬼。

“呵呵,”魔鬼耸耸肩,“随便吧,我一向无所谓。你们叫我麻胡、钟馗,或者阿凡达也行。”

“呃,你们那儿也有电影看?”张发财甩甩长发,示意魔鬼坐下。

 “嗯哼,我有时候还会看看博客,写写炼狱的抒情诗。”

张发财扶正椅子,面对魔鬼坐着,问道:“那鬼哥你到我这儿来有何贵干呢?”

“嗯,也没什么要紧事。最近下面晃得厉害,三天两头地震,实在让我头昏脑胀,想上来透口气。因为看过几幅你做的招贴画,很合我意;又听过别人传你编的闲话,有点意思。今天正好路过,就跟你闲聊几句。”

“哦,那倒是无上光荣的事。”

 

“我一直看你的博客,原来设计比较多,后来八卦就多起来。你这八卦什么时候开始写的?”

“刚开始大概是去年的五六月份,在饭否上写。饭否里面如果谈严肃话题,不是我的风格,我就想玩这些东西,反正我看的书多,也杂,然后我就开始专门发这些东西。”

张发财递过去一个纸杯,魔鬼端起冒着热气的水,不敢下口。

“你说素材来自《故事会》和《知音》,应该不是真的吧?”

“当然不是真的。我最开始玩饭否的时候,是靠记忆力——以前读的书,靠记忆来写。每一条都特别短,像什么‘宋庆龄他们家本来应该是姓韩的’,‘张学良和张作霖他们家本来应该是姓李的,也是过继给别人的’,就是这些。有些人就说要找到资料,我这手头根本没带那么多资料,而且我那纯粹都是为了玩。后来很荒诞的,我就说来自《故事会》、《知音》、《家庭生活报》,你们爱信不信。我就省得解释,这样一来,我就把它当作外交辞令,你一问我,我就回答这些东西。他真的想知道的话,实际上会去查,在网上也能查到。”

 

魔鬼:“我查过,你的父母都是教师,小时候管得挺严的。”

张发财:“对,管得特别严。我小时候整天挨揍,我小时候就是个麻将,天天挨打。上学的时候也是天天打架,受伤多了,我身上好多伤。东北小孩你不打他,他就打你。我曾经高中时候在家休学了一年,那时候休学也是因为觉得上学没意思,每天打仗。在家里宅了将近一年时间。

我从小就开始画画,但是我爸说画画不能对人类做贡献,总想让我当个科学家,我自己的数学也就是小学四年级水平,到现在连公式都推算不出来,美术类考生不考数学,临考试的时候又开始画画,后来上了一个九流学校。到了里边,该画画还是画画,但是学校不好,也是整天打架。我们整个班级的男生跟别的班级打仗,还有跑到外面去跟小流氓打仗,打到第三年学校差点给我开除了。”

 

魔鬼:“你是从小一直都在东北生活,后来工作了才去南宁吗?北方人在南方生活,会习惯吗?”

张发财:“除了吃的不习惯,别的我都很习惯。其实我不喜欢北方人,我觉得南方人更加实在。比如出去吃饭什么的,在东北大家都互相抢着买单;南方很干脆,今天我请你,明天你请我。每个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有自己的空间。我很喜欢这种生活方式,我不打扰你的生活,你也不要打扰我;他很客气,跟你有距离感。距离感对于习惯了北方的人来说,人与人之间稍稍有些冷漠。但是我很享受这种感觉。假的东西我不喜欢,真实一点还是好一些。我最讨厌的就是假仗义,假仗义是很假的东西。我觉得吧,应该是最开始的时候东北很冷,在那种环境里,人原来也比较少,所以大家都愿意团在一块,这样拉近了大家的关系。到了后来,中国越来越进步,人的个体意识就会增强,更加重视个人空间。”

 

魔鬼抬头瞄了一眼张发财的电脑,看到他在微博的界面,想起什么,问道:

“前段时间微博上那个事,怎么回事?刚开始就是你有点恼火是吧?”

“那是我一个字一个字组织好打上去的,黄健翔转一下可以,写个‘转’字也行啊。我也没想把事情闹大,就是想调侃他一下。结果他回来就开始发疯乱骂,一些朋友就看不过眼了,都说两句。不过这事我并没有生气,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朋友,这个事已经过去了。”

魔鬼深有感触地点头:“嗯,这让我想到‘粉丝’的问题:就像我跟宙斯,各自的粉丝很多,观众很多,容易形成骂战——本来你的观点不是这样的,结果大家一吵,形势就变了。”

张发财:“对,味道变了,方向都变了。本来是可以商讨的事,弄得水火不容了。本来是文字的事,弄得好像娱乐圈似的。说我炒作,我炒作干嘛?”

 

魔鬼听完大笑起来,接着说:“听说有人发了一篇文章,说什么《爱国不等于爱朝廷》,你看了吗?”

张发财:“用不用看都行,我是绝对的自由主义者。爱国不等于爱朝廷,政府已经把国家给绑架了,愚民教育混淆视听。让人以为国家就是政府,政府就代表国家,这是两个概念的事情。现在中国的哪个东西不奇怪?中国的私有财产不受保护,房子只有70年使用期,这已经够奇怪了。中国选民从来没看过选票,中国平民纳税是属于全球比例最高的,但是中国的福利是最差的,我看中国正常的事情几乎没有。你说哪个事情不奇怪?中国的纳税人是中国政府公务员的孙子,我实在搞不懂。中国的政府公务员要开会的话,得封道,整个全城戒严。中国的地铁里边要全副武装拿着霰弹枪治安检查,中国哪里有正常的东西,你如果问我中国有哪些正常的东西,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你要是问我奇怪的东西,太多了,哪里写的下来?

 

魔鬼看了张发财激动的样子,开始语带嘲讽说:“你们广告界不也很奇怪吗?中国的广告有很多山寨的东西,广告的创意很神奇,很多广告完全是匪夷所思的东西。”

张发财:“山寨很好啊。山寨从经济学上来说的话,会产生竞争。不管是什么竞争,劳动力竞争、产品竞争,最后受惠的都是受众。更多的选择对中国人来说,是不是更好?垄断绝对是天下第一大敌,不光是经济上的大敌,垄断是属于整个人类的大敌。我支持山寨但是不支持盗版,这个东西要说清楚。”

 

魔鬼:“可是很多广告创意胡搞瞎搞。为了吸引眼球,为了创造话题,怎么弄都行。好的创意应该有思想深度,有内涵在里面,看了之后要想一下才能明白。”

张发财不置可否,吸了一口烟:“我觉得这是文化上的问题。文化不能用高低和先进落后来说,文化这个东西还是多样性比较好一点。至少这种胡搞,是一种探索方向。虽然我不一定能够做出这种设计来,但我绝对能够容忍这种设计。所谓的设计要和广告区分开,不能做虚假广告。表现手法和执行方式上,比如乱搞啦,颜色上创意上很荒诞、不符合逻辑,我觉得这些绝对可以理解。不做虚假广告,不能骗人,不能产生侮辱人的效果,不能人身攻击之类,这些是底线。而从创意上来说,可以天马行空不受限制,思想上文化上的东西不能受限制。”

 

魔鬼继续嘲笑,不遗余力:“可是你们现在市面上的广告,净是些电视台天天放的‘脑白金’、 ‘恒源祥’之类,完全没有创意的垃圾广告。”

张发财坦然应道:“但那是最有效的广告。广告的目的是为了受众,你得为市场考虑。我不是贬低中国人啊——中国人毕竟进入现代社会,或者说进入国际社会之后,人的意识和审美情趣,思想上综合考虑的话,还没到国外那种水平。现在中国的广告还处在‘叫卖’的阶段,但是它直观有效。广告的本质不是艺术,它是一种商品,最终目的是为了销售——核心目的和最终目的。那么途径和手段的话,当然要以市场为主导。市场需要什么东西,我们就做什么东西。但是作为一个广告人,我觉得要做到‘七分迎合,三分引导’。你迎合他的审美情趣消费心理,但是剩下的你应该有三分的引导。毕竟你是做设计的,是属于专业性人才,最好在迎合之后,做一些引导,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美的,什么是艺术化的东西。就是说什么是真善美,你有这个责任。当然,这个责任在作品里面占的比重不会太大,但是慢慢来的话,集腋成裘,随着正确的引导,整个社会审美的提高,慢慢的会达到世界同类层次的。我觉得中国的广告是有希望的,我对中国的消费群体也是很看好的。”

 

魔鬼吹了一口热气,小心抿了口热水,抬眼问道:“你现在算一个知道分子了吧?”

张发财:“我不算个知道分子,我是一个混子,就是一个扯淡的。我是做设计的一个混子,不算知识分子。”

魔鬼坏笑道:“现在很多知道分子,他们有自己的研究方向;但是在很多社会问题上,不管什么领域,都要出来说句话,表一下态,写篇文章。不管出什么问题,大家都等着他来表态。”

张发财疑惑地说:“可这是知识分子的责任呐。这是公民社会里面知识分子的责任,这是必需的。知识分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带着社会责任,没有任何推脱——好像他们跳出来出风头,不是的。就算是在封建社会里面,士大夫也是这样。”

 

魔鬼好像来劲了,坐直了身子,语速很快:“本来他有自己的专长,可以在擅长的领域做出更多的贡献。但是因为话题太多分散了精力,他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只是在表态。这样反而造成他一无所成或者没有原来的成就大了。这是不是害了他?为了让他表态最后反而让他没了态度。”

张发财吐出一个烟圈,眯着眼:“不会的。公共知识分子其实有很多分类,中国现在等于刚刚进入言论稍稍开放的社会里边,这种情况是属于在筛选期。知识分子没有大小之分,只有真假之分。经过一段时间的淘汰,现在是鱼龙混杂,真正的知识分子会留下来,像一些假的所谓知道分子就会被淘汰掉。这是一个筛选过程。”

 

“怎么?在你的想法里,知识分子就应该进入社会,不该像古代那种自命清高的出世;知识分子就应该有这些责任,去告诉大家,指出什么是好的美的正常的。” 魔鬼扬起眉毛说话的时候,露出一层层的抬头纹。

张发财点点头:“对,你一定要说这是我理解的。”说完用拿烟的手指着魔鬼的眼睛。

 

魔鬼有些不快:“现在中国的这种状况,民主的可能性能有多大?我听到有人说民主之后中国不一定好,因此就不应该民主。”

张发财摁灭烟头:“天赋人权!民主是普世价值,不能说中国人就跟别的人种不同。这是不是一种歧视?说什么中国人不适合民主,亚洲人不适合民主。咱们可以横向比较一下,同样是中国人,台湾人适不适合民主?同样是亚洲人,日本和韩国的民主怎么样?咱们这么考虑一下,为什么台湾的民主就可以实行下去?中国大陆的人不一样吗?这是普世价值,天赋人权的东西。”

 

魔鬼还是将信将疑:“有人观点是这样的,民主之后大家会乱,有些人想要的是秩序,平静生活的氛围。你们的知识分子里面分为两个阵营,一些是想要安稳的幸福,所谓的幸福就是那些表面现象;还有一些人认为,即使把这个秩序给打破了,去争取那个不一定能来的自由跟民主也行。你倾向于哪种?”

张发财喝了一口水:“我当然倾向于后一种。但是我没有打破的想法,我是改良派。暴力只能换取更大的暴力。这是我绝对不希望看到的一个结果。我希望中国在稳步改良的过程中迎来自由。现在才2010年,皇帝退位还不到100年。而且中国一直没有进行文艺复兴,人的普世价值,公民的权利与权力没有明确。现在中国还处在启蒙状态,不要着急,继续往前走,不要停。”

 

魔鬼听完,默默地点点头,应承道:“也许吧,也许吧。”

又沉默了一会,冷笑了一下,站起来要告辞:“呃,好吧。希望明天下面不再震了,要不然我都没法回去了。”

张发财起身相送:“呵呵,那我就不假仗义了——下回过来提前告诉我一声,不然怪吓人的。”

 

夜阑人静,张发财坐回电脑前,又开始更新微博。

 

本故事纯属虚构,欢迎对号入座。部分言论仅代表嘉宾观点,魔鬼先生愿负全责。

欢迎读者诸君与魔鬼先生切磋讨论。

当然如果你有什么私人问题需要咨询,也可以发Email至hankluo2010@gmail.com

魔鬼先生的原则是:来者不拒。


魔鬼夜访张发财先生 - 0086杂志 - 《0086》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201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